Lev

……做不了三天纯情写手

【博肖】不苦(中)

*王一博×肖战……


后台看到王一博那张帅脸,肖战第一反应竟然是跑。

他个性内敛,跑也跑得很含蓄,脚跟转了个方向掩耳盗铃似的就要开溜。而王一博的声音已经追命一样地追到耳边了,他不得不深吸一口气,停下来。

「肖战。」

时隔两个月,再听到王一博喊这两个字,肖战莫名觉得有点动容。

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,肖战转过去看他。

王一博今天发色浅,衬得那对眼睛格外的生动,此刻他眼里的情绪几乎是要流出来了。

「肖战。」他又重复了一遍,叫得急了,带了点威胁的意味。

肖战不大想看他的眼睛,太亮了,透透彻彻的,把自己那些懦弱,那些卑劣,那些伎俩都映照得清清楚楚。

节目快开始了,后台人少,那安静是可怕的。肖战的目光没有停留在某个地方,而是不断游移着,他短短几秒想了很多,义正言辞的,调侃蒙混的,随后他感到一点温热漫上他的手指尖,那点温热慢慢扩大了,小心翼翼地碰触他的掌心。灯光很暗,肖战垂下眼睛,看到王一博借杂物的遮挡,悄悄地,试探一般地牵他的手。

然后他哑了,准备好的说辞什么也说不出来……王一博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的心快要跳出来。

……他没有办法,抬眼看王一博。王一博的手是热的,眼周和脸颊是红的,每说出一个字似乎都要花很大力气。

「你……」王一博发出一个音节,又后悔似的把手捏紧了又松开。「……我其实好几次想打电话给你……」

肖战等着他说下去。

王一博深吸一口气。「……我知道我这样……我不想逼你,我一直在等你给我一个答复……我不敢……」

他前言不搭后语地解释着,肖战突然有点泛酸,了然地点点头,又轻轻地嗯了一声。

「……所以你……」王一博探询的眼神望过来,又期待又害怕,灼热得吓人。

疯是什么感觉。

看着他,肖战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我疯了才会答应他。

肖战又想。

……可自己是染过这种疯病的,疯子的手掌是热的,眼睛是亮的,呼吸是甜的,摩托能开到一百迈。他也被传染了,想着再多疯一秒也好,「只这一次」肖战这样对自己说,然后他就上了瘾,他贪恋更贪心,再一次,再一次 ,再一次后就离开。

两个月后肖战又尝到这种味道,才发现他根本离不开。
「我……」

灯亮了。

两个姑娘一边讲着小话,从门口走进来换演出服
肖战如获大赦,几乎是向后踉跄着退了两步,跑了。


「一博的理想型是哪种呢?」
王一博有点不在状态,被抓到走神挺腼腆地笑了一下。
「我啊,」王一博略微思索了一下。「比我大的,瘦一点,挺文艺的那种吧」
他的视线飘到了镜头外,屏幕不大,摄像机没有捕捉到他在看谁。

综艺录制结束是下午,肖战没在片场留,早早回了公司。刚坐上保姆车他手机就响了,qq一条未读。

「再躲着我,后果自负。」

肖战差点没笑出声,这什么台词,霸道总裁和小娇妻吗?

肖战低头刚想打字,在输入法上按了几个键,不满意又删了,如此反复几次,他干脆不回复了。

他其实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回复。

下午还有巡演的练习,肖战声线特别,总能分给他几句苦情歌词。感同身受,肖战唱得轻描淡写,悲伤却化不开似的堵在每一个调子上,声乐老师赞赏不已,没看到他苦笑挂在脸上。

真狼狈,肖战在休息间隙想出去喝口水润润嗓子,走到教室门口助理把手机给她递过来了,说刚才十几个未接电话。肖战一听头都大了,接过来一看,果然是一排整齐的王一博。

备注还是当初王一博抢他的手机给自己改的,字体加了颜色,加了颜文字,在未接来电栏不屈不挠地闪烁,像是在宣誓主权。

肖战直接关了机,跟经纪人打了招呼,回自己公寓去了。

公寓离公司不算远,小高层,肖战上了楼梯 远远看见门口有个什么东西,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。走了两步他发觉预感成真了——门前蹲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,头上扣个黑帽子,耷拉着脑袋,正无聊得玩手指。看见他,噌的一下站起来。

没想到还有后手!肖战脚下一僵。王一博直接来家门口堵他了!

现在跑也来不及了,肖战硬着头皮走上去,面如菜色。而王一博浑然不觉,眼睛几乎是在发光。

「肖战……」他站起来整整衣服上的褶皱。「……你回来啦?」

「……你怎么在这儿?」

「我想见你了。」

肖战又被他堵得没话说,干脆闭上嘴,拿了钥匙开门,而王一博反应极快,后脚就跟了进去。

单人公寓,空间不大,却是花了心思布置的客厅墙上挂了画,除了一应有的餐桌,电器,地上有个显眼的小坐毯,上面胡乱摆着几罐颜料和水桶刷子。

王一博知道他画画,一边又很好奇:「你都在这儿画啊?」

肖战有点疲倦地摇摇头,示意他靠近窗户的几个木制画架。

公寓采光好,此刻近黄昏了,一点点余晖透射进来,星星点点洒了一小片。王一博状似漫不经心地走过去看那些画,色彩很淡,是配色简洁的水彩。他轻轻拈起一角,怕碰坏了似的翻阅着。每一张他都仔细而贪婪地看,仿佛能想象出肖战如何坐在画架旁,如何专注地盯着画面上流淌的色彩,阳光吻他的脸庞,使眉眼变得多情而温柔……那双筋骨匀称的手动了,笔刷在纸上将颜色晕染开。

……他在画架底层,看到了一张人像。

我看到我喜欢的人画了画,那画上画了我自己。

肖战从卧室里换了衣服出来,正对上王一博抱着个抱枕蹲在沙发上偷笑,见到肖战出来他又立刻不笑了,欲盖弥彰似的站起来,揉揉肚子,撅起嘴说:「肖战,我饿了」

肖战:「????」

肖战:「蹬鼻子上脸了你?」

王一博不以为意,小尾巴一样跟进了厨房。肖战对着他这样子气不起来,只好动手不动口,开锅煮面。他煮面,一边瞥见王一博脸上强行掩饰的喜悦,满得都要溢出来了,肖战越看越觉得可疑。

面端上桌,盖了一只煎蛋,撒上葱花,看着就很有食欲。王一博坐下迫不及待就要吃,一口下去,烫得表情都扭曲了。

「急什么,」肖战没绷住,笑了。「我看你这会儿挺兴奋啊?」

王一博闻言看他,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去吃面,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,像揣着个天大的喜事儿。

他高兴, 肖战却纠结得狠,只等着吃完了饭送客。哪想王一博吃了一碗还要一碗,吃得天都黑了,吃得直打饱嗝,明显是要一蹭到底的样子。

「王一博,」第四次去盛饭的时候肖战把空锅端出来给他看。「真的没有了,吃饱了吗?」

王一博撇着嘴跟他装可怜。

「……我」

肖战冷面无情:「吃饱了换衣服,我打车送你回公司。」

「……我不回公司。」

肖战没看他,已经在穿外套了,他怕了,再跟王一博呆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能疯到什么程度。

「肖战……」王一博见他铁了心要赶自己走,咬咬牙也放狠话。「……你不给我答复之前,我是不会走的。」

王一博倔强地看他,又是那种他熟悉的眼神。这个时候肖战会想起他只有二十一岁,想起他的爱又纯粹又热烈,他那么好,让人怎么能舍得他走。可是他不能——
他犹豫的这会儿,王一博已经主动把碗筷收拾了端进厨房,同时把沙发垫铺好了,打开电视,拍拍自己身旁的位置抬头问他:「坐 ,你平时都看什么电影?」

肖战理亏,只好妥协。叹了口气,把外套脱下来坐在他旁边。

王一博开始颇有兴致的挑客厅抽屉里的影碟,肖战没那个心思,望着王一博的侧脸发呆。王一博发现了他的注视,回过头冲他笑:「我好看吗?」

肖战一愣,慌乱地移开目光。「……要不要脸。」

王一博不以为然,把挑好的碟子放进dvd里,为了观影效果把灯也关上了。肖战感觉的身边钻了个热烘烘的东西,随后电视里传来电影片头的音乐。

「什么电影啊?」肖战问。

王一博说了个他没听过的外文名字,肖战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买过这样的碟子。不过他现在顾不到这些,王一博坐相很不老实,热气时不时就蹭到他身上,蹭得他心神不宁。渐渐地他习惯了,觉得温度舒适又安心,电影音乐很舒缓,疲倦包围着他,肖战竟然觉得有点犯困了。

「哇,这个撩妹手法真老套。」王一博嚼着薯片,咔嚓咔嚓的,一边跟他吐槽。

明明你撩人的手法也高不到哪去……肖战迷迷糊糊地想,结果还不是被撩到了……

「……啧,这个男主角也太逊了吧……」

……自己是挺差劲的……连一句喜欢都不敢说出口。

  「……」

  「结局了结局了!肖战你看……」王一博转头想叫人,突然噤声。他发现肖战歪在沙发上,身体蜷着,呼吸均匀,已经睡着了。

  ……他睡着的时候比他醒着的时候更像一张画了。电视屏幕的光亮投射在他脸庞上,他像是切出的一片光影,一动也不动。你在想什么呢,王一博悄悄地揣摩,在做着什么样的梦呢,梦里会不会有我?

「肖战,」在黑暗中他端详那一张安静的睡脸,声音很轻很轻地说:「我发现一个人,只要尝过甜头,就再也吃不下苦。」

肖战睡得太沉了,仿佛他不做点什么就很对不起上天给的机会。而王一博只是看着他,悄悄地牵着他的一根小指。电影结束的时候屏幕黑了下来,房间失去了唯一光源,陷入了彻底的漆黑。王一博在这黑暗中找到了勇气,他俯下身,摸索着在肖战额头上飞快地亲了一口。
亲完后他感到了自己脸上的滚烫,屋子是黑的, 他不知道肖战也脸红了,从脸颊一直红到耳朵尖。


—tbc—

评论(11)

热度(2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