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v

……做不了三天纯情写手

【博肖】麻浦(中)(R)

*黑帮小混混AU,设定很有问题,接受无能的点叉就ok

*有那什么描写,看清楚分级

*破……破车,一点点。
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6580220837/4253304311097972

【博肖】麻浦(上)

*预警:黑帮小混混AU……题材有点三观不正,接受不了的迅速点叉

*可能会有点超出范围的描写,咳,这章没车……

石墨链接:https://shimo.im/docs/wtp5bzqXQig2AtZZ


今天也是饥肠辘辘等糖的百香果女孩
想吃糖到自己做图

【博肖】不苦(下)(完)

*没车……不知为何发一次屏蔽一次

*清汤寡水亲亲都没有,搞不懂?

石墨链接:https://shimo.im/docs/aNGJ6iV7nQMoKeUt

撒泼打滚求评论。

【博肖】不苦(中)

*王一博×肖战……


后台看到王一博那张帅脸,肖战第一反应竟然是跑。

他个性内敛,跑也跑得很含蓄,脚跟转了个方向掩耳盗铃似的就要开溜。而王一博的声音已经追命一样地追到耳边了,他不得不深吸一口气,停下来。

「肖战。」

时隔两个月,再听到王一博喊这两个字,肖战莫名觉得有点动容。

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,肖战转过去看他。

王一博今天发色浅,衬得那对眼睛格外的生动,此刻他眼里的情绪几乎是要流出来了。

「肖战。」他又重复了一遍,叫得急了,带了点威胁的意味。

肖战不大想看他的眼睛,太亮了,透透彻彻的,把自己那些懦弱,那些卑劣,那些伎俩都映照得清清楚楚。

节目快开始了,后台人少,那安静是可怕的。肖战的目光没有停留在某个地方,而是不断游移着,他短短几秒想了很多,义正言辞的,调侃蒙混的,随后他感到一点温热漫上他的手指尖,那点温热慢慢扩大了,小心翼翼地碰触他的掌心。灯光很暗,肖战垂下眼睛,看到王一博借杂物的遮挡,悄悄地,试探一般地牵他的手。

然后他哑了,准备好的说辞什么也说不出来……王一博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的心快要跳出来。

……他没有办法,抬眼看王一博。王一博的手是热的,眼周和脸颊是红的,每说出一个字似乎都要花很大力气。

「你……」王一博发出一个音节,又后悔似的把手捏紧了又松开。「……我其实好几次想打电话给你……」

肖战等着他说下去。

王一博深吸一口气。「……我知道我这样……我不想逼你,我一直在等你给我一个答复……我不敢……」

他前言不搭后语地解释着,肖战突然有点泛酸,了然地点点头,又轻轻地嗯了一声。

「……所以你……」王一博探询的眼神望过来,又期待又害怕,灼热得吓人。

疯是什么感觉。

看着他,肖战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我疯了才会答应他。

肖战又想。

……可自己是染过这种疯病的,疯子的手掌是热的,眼睛是亮的,呼吸是甜的,摩托能开到一百迈。他也被传染了,想着再多疯一秒也好,「只这一次」肖战这样对自己说,然后他就上了瘾,他贪恋更贪心,再一次,再一次 ,再一次后就离开。

两个月后肖战又尝到这种味道,才发现他根本离不开。
「我……」

灯亮了。

两个姑娘一边讲着小话,从门口走进来换演出服
肖战如获大赦,几乎是向后踉跄着退了两步,跑了。


「一博的理想型是哪种呢?」
王一博有点不在状态,被抓到走神挺腼腆地笑了一下。
「我啊,」王一博略微思索了一下。「比我大的,瘦一点,挺文艺的那种吧」
他的视线飘到了镜头外,屏幕不大,摄像机没有捕捉到他在看谁。

综艺录制结束是下午,肖战没在片场留,早早回了公司。刚坐上保姆车他手机就响了,qq一条未读。

「再躲着我,后果自负。」

肖战差点没笑出声,这什么台词,霸道总裁和小娇妻吗?

肖战低头刚想打字,在输入法上按了几个键,不满意又删了,如此反复几次,他干脆不回复了。

他其实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回复。

下午还有巡演的练习,肖战声线特别,总能分给他几句苦情歌词。感同身受,肖战唱得轻描淡写,悲伤却化不开似的堵在每一个调子上,声乐老师赞赏不已,没看到他苦笑挂在脸上。

真狼狈,肖战在休息间隙想出去喝口水润润嗓子,走到教室门口助理把手机给她递过来了,说刚才十几个未接电话。肖战一听头都大了,接过来一看,果然是一排整齐的王一博。

备注还是当初王一博抢他的手机给自己改的,字体加了颜色,加了颜文字,在未接来电栏不屈不挠地闪烁,像是在宣誓主权。

肖战直接关了机,跟经纪人打了招呼,回自己公寓去了。

公寓离公司不算远,小高层,肖战上了楼梯 远远看见门口有个什么东西,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。走了两步他发觉预感成真了——门前蹲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,头上扣个黑帽子,耷拉着脑袋,正无聊得玩手指。看见他,噌的一下站起来。

没想到还有后手!肖战脚下一僵。王一博直接来家门口堵他了!

现在跑也来不及了,肖战硬着头皮走上去,面如菜色。而王一博浑然不觉,眼睛几乎是在发光。

「肖战……」他站起来整整衣服上的褶皱。「……你回来啦?」

「……你怎么在这儿?」

「我想见你了。」

肖战又被他堵得没话说,干脆闭上嘴,拿了钥匙开门,而王一博反应极快,后脚就跟了进去。

单人公寓,空间不大,却是花了心思布置的客厅墙上挂了画,除了一应有的餐桌,电器,地上有个显眼的小坐毯,上面胡乱摆着几罐颜料和水桶刷子。

王一博知道他画画,一边又很好奇:「你都在这儿画啊?」

肖战有点疲倦地摇摇头,示意他靠近窗户的几个木制画架。

公寓采光好,此刻近黄昏了,一点点余晖透射进来,星星点点洒了一小片。王一博状似漫不经心地走过去看那些画,色彩很淡,是配色简洁的水彩。他轻轻拈起一角,怕碰坏了似的翻阅着。每一张他都仔细而贪婪地看,仿佛能想象出肖战如何坐在画架旁,如何专注地盯着画面上流淌的色彩,阳光吻他的脸庞,使眉眼变得多情而温柔……那双筋骨匀称的手动了,笔刷在纸上将颜色晕染开。

……他在画架底层,看到了一张人像。

我看到我喜欢的人画了画,那画上画了我自己。

肖战从卧室里换了衣服出来,正对上王一博抱着个抱枕蹲在沙发上偷笑,见到肖战出来他又立刻不笑了,欲盖弥彰似的站起来,揉揉肚子,撅起嘴说:「肖战,我饿了」

肖战:「????」

肖战:「蹬鼻子上脸了你?」

王一博不以为意,小尾巴一样跟进了厨房。肖战对着他这样子气不起来,只好动手不动口,开锅煮面。他煮面,一边瞥见王一博脸上强行掩饰的喜悦,满得都要溢出来了,肖战越看越觉得可疑。

面端上桌,盖了一只煎蛋,撒上葱花,看着就很有食欲。王一博坐下迫不及待就要吃,一口下去,烫得表情都扭曲了。

「急什么,」肖战没绷住,笑了。「我看你这会儿挺兴奋啊?」

王一博闻言看他,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去吃面,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,像揣着个天大的喜事儿。

他高兴, 肖战却纠结得狠,只等着吃完了饭送客。哪想王一博吃了一碗还要一碗,吃得天都黑了,吃得直打饱嗝,明显是要一蹭到底的样子。

「王一博,」第四次去盛饭的时候肖战把空锅端出来给他看。「真的没有了,吃饱了吗?」

王一博撇着嘴跟他装可怜。

「……我」

肖战冷面无情:「吃饱了换衣服,我打车送你回公司。」

「……我不回公司。」

肖战没看他,已经在穿外套了,他怕了,再跟王一博呆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能疯到什么程度。

「肖战……」王一博见他铁了心要赶自己走,咬咬牙也放狠话。「……你不给我答复之前,我是不会走的。」

王一博倔强地看他,又是那种他熟悉的眼神。这个时候肖战会想起他只有二十一岁,想起他的爱又纯粹又热烈,他那么好,让人怎么能舍得他走。可是他不能——
他犹豫的这会儿,王一博已经主动把碗筷收拾了端进厨房,同时把沙发垫铺好了,打开电视,拍拍自己身旁的位置抬头问他:「坐 ,你平时都看什么电影?」

肖战理亏,只好妥协。叹了口气,把外套脱下来坐在他旁边。

王一博开始颇有兴致的挑客厅抽屉里的影碟,肖战没那个心思,望着王一博的侧脸发呆。王一博发现了他的注视,回过头冲他笑:「我好看吗?」

肖战一愣,慌乱地移开目光。「……要不要脸。」

王一博不以为然,把挑好的碟子放进dvd里,为了观影效果把灯也关上了。肖战感觉的身边钻了个热烘烘的东西,随后电视里传来电影片头的音乐。

「什么电影啊?」肖战问。

王一博说了个他没听过的外文名字,肖战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买过这样的碟子。不过他现在顾不到这些,王一博坐相很不老实,热气时不时就蹭到他身上,蹭得他心神不宁。渐渐地他习惯了,觉得温度舒适又安心,电影音乐很舒缓,疲倦包围着他,肖战竟然觉得有点犯困了。

「哇,这个撩妹手法真老套。」王一博嚼着薯片,咔嚓咔嚓的,一边跟他吐槽。

明明你撩人的手法也高不到哪去……肖战迷迷糊糊地想,结果还不是被撩到了……

「……啧,这个男主角也太逊了吧……」

……自己是挺差劲的……连一句喜欢都不敢说出口。

  「……」

  「结局了结局了!肖战你看……」王一博转头想叫人,突然噤声。他发现肖战歪在沙发上,身体蜷着,呼吸均匀,已经睡着了。

  ……他睡着的时候比他醒着的时候更像一张画了。电视屏幕的光亮投射在他脸庞上,他像是切出的一片光影,一动也不动。你在想什么呢,王一博悄悄地揣摩,在做着什么样的梦呢,梦里会不会有我?

「肖战,」在黑暗中他端详那一张安静的睡脸,声音很轻很轻地说:「我发现一个人,只要尝过甜头,就再也吃不下苦。」

肖战睡得太沉了,仿佛他不做点什么就很对不起上天给的机会。而王一博只是看着他,悄悄地牵着他的一根小指。电影结束的时候屏幕黑了下来,房间失去了唯一光源,陷入了彻底的漆黑。王一博在这黑暗中找到了勇气,他俯下身,摸索着在肖战额头上飞快地亲了一口。
亲完后他感到了自己脸上的滚烫,屋子是黑的, 他不知道肖战也脸红了,从脸颊一直红到耳朵尖。


—tbc—

【博肖】不苦(上)

*王一博×肖战……

忘不了他……

练习室里开了冷气,肖战在唱到这句词的时候卡壳了。他拿着话筒,眼睛干涩地眨了两下,“他”字被无限拉长,低弱下去,直到没有声音,还保持着口型。

队友轻轻推了他,肖战醒了,无地自容。

她,他,它,干嘛非得是同音呢,他想。抒情歌里的她不是“他”,而“他”也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,令人憎恨地吊着自己的注意,关心,思念……


跟王一博认识是在一年前,拍电视剧的同事。剧是好剧,小说改的,他没看小说,只老老实实把剧本翻了,毕竟改编剧和原著还是有区别的。开拍前吃了顿饭,这是他第一次见王一博。首次做男主,他紧张,自顾不暇,忙于应答和敬酒,于是对王一博的印象停留在一头蓝灰色的毛。

后来在片场对上,两个人规规矩矩的走台词。偶尔一两次坐在一起对词,反而都是肖战主动跟他搭话,肖战翻他的剧本说不公平啊,你的词这么少,王一博挺羞涩地嗯了一声,眨巴着眼半天憋出一句,但是我内心戏多。

肖战一听没忍住乐了,时不时仗着自己年龄大逗他。

戏程过半,两个人都开始频繁地吊威亚。肖战演过古装戏,吊过威亚,还算挺适应。王一博就有点够呛——角色需要,他时不时就要上天耍个帅,还要端出仙气飘飘端庄雅正的架子,手里还有把不轻的琴。更兼天热,吊一会儿威亚简直去了半条命。

意外发生是在中午,室外接近四十度,王一博在天上吊了近二十分钟,下来就往椅子上倒,眼睛都闭上了。肖战看他这样子又同情又好笑,拿胳膊肘推他,让他回空调房里凉快一会儿。王一博不理他,一动不动。肖战又推了几下觉得不对,伸手扒他的眼皮,这一看不得了,肖战大声喊着叫助理。助理叫了剧组医生来看,王一博竟然是已经中暑昏过去了。

这事儿肖战没放在心上,没成想王一博却上心了。第二天一早打了照面,肖战正在化妆,目光朝他这边看过来,一边嘴上说:「喲,一博昨天没事儿吧?」王一博没说话,走过去看他化妆。一边看化妆师拾掇,王一博在化妆台旁边很踌躇地玩着手指,半晌才咳嗽了一声,问他今天下戏有空没有,想请他吃饭。

肖战乐了,觉得这人竟然还有点傲娇。

两人下了戏,肖战还没问他去哪,就被王一博开出来的一辆大摩托惊呆了。那摩托黑黄配色,金属感很强,王一博跨在上面像驯服了头猎豹。

而王一博本人,戴着顶黑帽子,遮着大墨镜,手上一串大戒指能反光。直到坐上后座,肖战都很恍惚,觉得自己上了黑车。

「你们年轻人现在都这么潮的吗?」肖战坐立不安。

王一博没回答他,露出了个十分张扬的笑。

[抓紧了!]

耳鸣停止的那一刻,肖战才真正理解了王一博那句「抓紧」仅存的善意。到达目的地后他找了个地方靠着喘气,第一反应是摸了下胸口,确认心脏没从胸膛里飞出去。

王一博在一旁哈哈大笑。

肖战白他一眼,心里很想揍他。

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了,找的地方是个临街的小饭馆,门口亮一盏小黄灯,透明玻璃围着,装潢很用心的样子。王一博看来是熟客,走进去跟老板打了招呼,活像是对暗号。

「吃点什么?」王一博问他。

肖战还在晕摩托,想白他,觉得幼稚忍住了,在他对面坐下来。

「你吃什么我吃什么。」

于是王一博点头,对自己的口味很有自信似的,跟老板示意:「两份虾头面加煎蛋,一盘鸭脖,一盘凤爪……」

王一博又转过来问他:「白的啤的?」

肖战:「……?」

肖战:[明天不拍戏了??]

王一博嗯了一声,若有所思,跟老板挥手[啤的,两瓶!]

肖战挑着眉看他,彻底没话说了。

细面,金黄的面汤漂葱花,掀开煎蛋能看到一整只炸虾,很合肖战的口味了。他用勺子舀口汤尝了尝,转头问老板要了一碟辣椒面。

王一博刚给两人倒了啤酒,眼看着他把一碗面搅得像毛血旺,没防备被酒呛了一口。

[看什么小伙子,]肖战十分享受地把辣椒面拌匀。[没见过吃辣椒啊?]

那一碗红灿灿简直触目惊心,王一博表情复杂,把斟了啤酒的塑料杯推到他面前。

[喝酒,喝酒。]

两个人面对着面吃面,天色黑了,灯是暖色的,仿佛没有什么话题,又很温馨的样子。

王一博吃着吃着摘了帽子,露出一头色彩夺目的偏光银发,仿佛解除了封印般,喝酒的动作愈发潇洒。

「诶诶,少喝点啊」肖战本着对手戏演员的责任提醒他。「明天戏少,但也是要露脸的。」

「没事儿……」王一博撸了一把头发,他皮肤好,脸上那点红晕明显得很,是有点醉的样子了。「……你老这么关心我干嘛啊……」

「哟呵,」肖战一听这话不乐意了。「不关心你,中暑的时候就不喊人了,还什么双男主,我一个人演。」

王一博听了这话半晌没动静,醉醺醺地把脸埋在手肘里。肖战见对面没回应,抬眼看他,哪想王一博也在瞧他,手肘挡了半张脸,不好意思似的偷眼瞧他。见他看过来,又把脸埋进去了。

肖战被他萌到了,笑着问:「干嘛你这是,平常还没看够?」

又是半天没回应,肖战怀疑他是醉过去了,刚要推他,王一博自己把头抬起来了。眼红红的,不知道是眼影还是醉的。他像是刚从酒里醒过来,一醒就要说话,话题还跑了十万八千里。

「肖战………」王一博拖着尾音,连名带姓喊他。

肖战看过去,王一博头枕在手臂上,眼睛迷迷糊糊地黏在自己身上,跟卖萌似的。

「肖战,你知道不,咱这戏原著是个“耽美”」

肖战想了想好像是有这回事儿,定妆出来那会儿他们俩还配合发了个兔子苹果的微博呢。于是嗯了一声,他的面已经吃完了,开始专心啃凤爪。

「其实……嗝」王一博突然跑了个酒嗝。「……我们俩今天的戏,原著里应该是……上……床!」

肖战:「……」

肖战服了。

拍戏间隙回到公司跟团进度,有队友围在一起刷视频,他过去一看是个舞蹈视频,舞是挺好看,音乐活泼歌词可爱,就是跳的人不对——正是王一博。

“诶,肖战!王一博在这个综艺里当导师!特别招小姐姐们喜欢!……你跟他拍戏觉得他人怎么样啊?”

肖战拿中指点了点那个一身骚粉色的舞坛巨星。
肖战:“呵呵”

王一博嘛,轻浮,爱玩,乱撩,跟大多数娱乐圈的小年轻没什么两样,一言以蔽之,很欠揍。

欠揍归欠揍,王一博本人仿佛毫无自觉的一般,在肖战面前晃来晃去的频率越来越高。本来到了剧情后半,他们俩对手戏确实也多了。然而王一博很不满足于在戏里霸占他的生活,戏外也要时刻黏着他,三天两头一起下馆子。肖战跟那大摩托都培养出感情了,甚至给起了个巨土的名字叫大黄,王一博每听到这个称呼就一脸要窒息。

临近最后几场戏,剧组给肖战新订了套戏服。决战戏要用的,比平时的裁剪精细许多,肖战一米八多,本身也是个衣架子样的人物,换上后转了两圈,引得后台的女性工作人员都跑过来看。

王一博看这边热闹,也凑过来看。肖战这儿正整腰带呢,就见王一博一身披麻戴孝似的从人群里钻出来,围着他打量了两圈。

「你穿这个……」

王一博看得有点发怔,凑过去比他的腰,「你这腰多少的啊,一尺七有没有?」

肖战怕痒,被蹭了一下就咯咯笑,边笑边躲。他躲,王一博就追,两个人以笑倒在道具箱上了结。肖战瞧着他满头大汗,喘着气笑他:「你,跑得脸都红了!」王一博倒在他身上,不甘示弱,咧着嘴笑得像个孩子,一边反驳道:「你不也是!你不单单脸红,耳朵尖儿都红了!」
刘海宽领着蓝家一堆群演远远看着,一边笑,一边大声咳嗽着起哄:「雅正!雅正!」

这会儿没他俩的戏,王一博才不管雅正不雅正的,压着肖战还要说悄悄话:「我说,杀青了答应我个事儿呗,权当留纪念!」肖战热得难受,一心想快点起来,嘴里胡乱答应:「答应答应!你放我起来我就答应!」王一博依言站起来,肖战没了压制,腰板了也直了,立刻就要反悔:「凭什么答应你啊,又不欠你什么!」王一博噎了一下,只好说:「那我也答应你件事儿不就成了。」肖战拍拍身上蹭的灰,没听见似的转头走了。

到了杀青当天,剧组上下一片欢腾,这剧制作周期长,热得时候要人命,冷得时候机器都开不开,能如期顺利杀青实属不易。庆功宴到晚上十点还没开完,肖战跟着喝了不少,他不知道还是喝多了还是怎么,总觉得有目光盯着自己看。中途他去了趟洗手间,眼前都是模糊的。洗手间的镜子前早站了另一个醉汉——王一博闭着眼,干脆头都顶在了镜子上,一头一脸的水正顺着脖子向下流。

这么高级的酒店洗手池竟然就一个,肖战没办法了,侧身挤到王一博前面去开水管。王一博靠着镜子晕得正舒服,一有点意识就发现自己和洗手台间挤了个肖战。

……肖战

肖战的肩是瘦削的,抬手的时候肩胛骨从薄薄的皮肤下面浮现出来,头发是黑的,很柔软,皮肤是白的,灯光下白得刺眼。王一博脑子一热,几乎是烧空了,哗哗的水声在他耳边响着。肖战低下头洗脸,没发觉身后这家伙已经醒了,没发觉王一博从镜子里打量他,打量他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,打量水从他的睫毛上滑下来,打量他的嘴唇因为沾水而变得很红很红。

肖战洗完了,眼没睁开,转身去找酒店的纸巾。王一博不情愿他离开,伸手想去拉他,一只手拉不住,他干脆就着姿势,两只手从身后把肖战抱住了。

温热的两只手箍在腰上,肖战睁眼一看,吓得酒醒了。
「王一博?」王一博的脑袋干脆就蹭到他肩上,嘴里还在意味不明地哼哼。肖战向前了两步想摆脱他,王一博就跟卸了力似的要倒。肖战没办法了,把腰上的两只手扒下来搭在肩上,拖着人往外走。

王一博看着正常体型 ,动手拖起来却实在够呛,肖战挣扎着把他拖到了楼梯口,往台阶上一摆,自己也累得在旁边坐下了。

王一博醉了,看着还不算傻,见旁边有个肉垫 ,挺自觉地就往肩膀上一靠。

「……起开,要睡去屋里睡。」

王一博充耳不闻,没骨头似的往肖战身上加重量,一边嘴里还要小声嘀咕。

肖战想 ,这该不是喝醉了在骂我吧。

这一听还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王一博一头蓝灰的卷毛黏在脸上,看着很不情愿地嘟着嘴巴自言自语:
「肖战……你不能……」

「我不能什么?」肖战被他这样子逗乐了。

王一博没想到还有回应,于是接着说:

「……你不能……赶我走」

肖战哭笑不得。

「你不能……」王一博仗着醉汉的特权继续指责。「你不能……」

……肖战无语了,站起来找工作人员帮忙把人架回去。这一站不要紧,王一博弄出的噪音更大了,直接咚的一声躺倒在了楼梯上,跟小孩耍无赖一个样。肖战过去看他,王一博眼红得跟个兔子似的,皱着眉毛,嘴里还在说话:「你答应了我的……」说着说着简直要哭了。

肖战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个东西,一边伸手扶他一边嘴上答应了:「好好,答应了答应了。」

这话一出,王一博跟软骨病突然痊愈一般坐起来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了一下。肖战一瞥脸都黑了,这家伙开着录音在这儿等着他呢!

……第二天一早,王一博的短信果然就过来了,内容是地点和时间,不见不散,结尾还加了两个兔子头表情。
肖战愈发觉得被算计,没好气的回他三个字:「干什么!」

信息发出去两秒,王一博的回信就到了,也是三个字,更加不客气。

「骑摩托!」

翌日下午,肖战磨磨蹭蹭到了地方,立刻被震住了,满眼白花花的胸脯和大腿晃得眼疼。正出神呢,一辆摩托嗷嗷怪叫着在他面前停下来,王一博还是那副我最潮的装扮,嘴里嚼着泡泡糖扔了个头盔给他。

「上车!」

「……怎么个意思啊王一博,」肖战一坐上来就质问他。「我怎么看别人带的都是美女呢?」

王一博没说话,在摩托车上一副酷酷的帅样,只闷头开车。大黄一阵风驰电掣,载着两人在一条红色横幅前刹住了。

肖战对着四周打量了一会儿,问王一博:「这是什么摩托车比赛吗?」

王一博嗯了一声,还是不多说一个字。

赛道前早挤了几百辆摩托车,放眼望去壮观的很。一旁的工作人员注意到他们这与众不同的一对儿,走过来询问。

「请问两位也是参赛的?」

王一博把大黑墨镜转过去,冷漠地点了点头。

「这……两位是情侣?」

肖战慌了:「不是!」

王一博不理他,还拿墨镜对着工作人员:「怎么证明是不是?」

工作人员示意他们看四周,几对小情侣为了证明真正的爱情,正旁若无人地接吻。

王一博:「……」

肖战:「……」

王一博:「我们不是。」

工作人员呵呵一笑:「不是的话就算第一个到达终点也没有奖励哦」

肖战冷笑:「不稀罕。」

王一博:「……其实……」

肖战戳他后背:「其实什么」

王一博踌躇了半天,声音越说越小:「……其实奖品是限量的‘黑豹’……全球就没几台……我一直想要来着……」
肖战:「哦。」

比赛开始是在傍晚,赛道两旁亮起了led,摩托车的头灯光线交叉着四处扫射,让肖战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‘头文字D’。

王一博在前座问他:「头盔戴好了吗?」

肖战嗯了一声,暗地里有点紧张。

广播把开始播放最后一遍规则,肖战安静地听着,双手在王一博腰间扣紧了。

「……别紧张……」王一博回过头看他。「……你手心都出汗了」

「……有吗?」肖战小声嘀咕,手干脆在他衣服蹭了两下。

越来越近了,面前的指示灯开始显示十秒倒数。王一博慢慢地下踩,轰鸣声逐渐躁动起来。

王一博突然在他手上轻轻按了一下。

「……抓紧了」

‘0’

一切都太快了,快得等肖战反应过来,摩托已经将他带离了人潮,如同一头孤狼般冲在了最前方。风声卷着发动机的噪声在耳边嘶鸣,爽快地让人想尖叫。

「哇……」

肖战刚想赞叹两句,卜一开口就被风灌了回去,连忙把头埋在王一博身后。这下两人离得更近,能听到王一博在低低得笑。

「笑!」肖战咬牙切齿。「再笑冠军就没了!」

「怕什么!」王一博更加嚣张,甚至回头望了一眼后方,离他们最近的一组甚至还在上个拐角。「他们又追不上——!!」

肖战被他气笑了。

景色快得看不清是怎么变换的,赛道从直道变成弯道,开始盘旋而上,像是翻过了一座小山。王一博开着大黄一路畅通无阻,简直不像是个千人比赛,而是他们两个平时晚上一同下馆子的时候了。郊区空气清新,夜色迷人,肖战毫不费力地坐在后座,竟然坐出了点惬意,索性把脑袋搁在了王一博背上。

  「诶,看不出来,你开摩托的水平可以啊。」

王一博哼了一声,像是得意 ,还有点骄傲。肖战刚要开口再说点什么,王一博突然出声提醒他:「……剩最后一圈,要加速了。

「啊?」

说加速就加速,肖战这一口气差点没上来。他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,生怕自己被王一博和大黄甩在了路上。肖战再次萌生了想要尖叫的想法,人似乎已经不再活在空气里,而是活在风里。

王一博的后背贴着他,温热,出了一点汗,能感受到衣服下的肌肉绷紧了,暗暗发力。肖战忽然就觉得年轻真好,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在午夜飞驰 ,能把好的坏的愉快的不愉快的都像这样甩在身后,只和风并驾齐驱。而此刻和他一起享受这些的,是王一博。

耳边再次嘈杂起来了,赛道两旁开始聚集起人潮,欢呼的,吹口哨的,挥舞着旗子和荧光棒,看不清楚,像光斑一样地掠过去。那些令人肾上腺素上升的呐喊不间断地包围着两人,有些叫得是「第一!」另一些叫得是「在一起——!

快得已经不能分辨时间和空间了,一切都只有快,快,和更快!那条红线近在咫尺,似乎伸手就能摸到!

王一博突然扭过头灌着风冲他喊「肖战哥哥,给亲一下呗!」

彼时肖战被劲风吹得乱七八糟,隐约听见王一博喊他,于是凑近了,也喊他。

「你——说——什——么」

王一博看他眯起眼扒着自己肩膀往上凑,更来劲,冲着狂风大声喊道:

「我说,肖——战——亲——我——」

声音被风卷携着,一字不落得听进肖战耳朵里,肖战心头一热,什么别的都忘了,扶着王一博的肩膀在他脸颊上响亮地啵了一口。

王一博把他的大摩托开到了一百迈,风声贯耳,这下真的什么也听不见了。在那一秒的寂静后,两人耳边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。

「恭喜这对参赛选手……」

终点线的红绶带还缠在两人身上,显得很滑稽。肖战还在出神,被王一博牵着把手举过头顶的时候有些站不稳。

「肖战,」王一博叫他。「我们是第一。」

肖战嗯了一声,没什么反应。

「肖战,」王一博凑得更近,将他的手握在了自己手中。

「我喜欢你。」
肖战愣了一下,如梦初醒般猛地甩开他的手,向另一边走去。

王一博追上去,又去牵他的手:「你听我说……」

肖战这回没有挣脱,而是转过身来面对他,只看了一眼,头便低了下去。

「……我觉得我们两个都需要……冷静一下,所以……」肖战顿了一下。「给我一点时间,可以吗?」

一阵沉默后,王一博慢慢地把手松开了,说:「好」
然后他目送肖战消失在夜色里,自始至终,肖战没有再看过他。



自那以后,肖战再也没跟王一博联系过。正值团队进入巡演期,人也忙起来了,没功夫想别的。除了深夜,他总能在qq里翻到那条带讯息,两个兔子表情还是gif,一跳一跳地闪烁在信息栏。他几次把手指移上去了,没舍得删。

声乐课结束,经理人进来跟他们讲日程。肖战正神游天外,没成想被直接点了名儿。

「肖战。」

肖战看向他 ,一脸惊慌。

「这么紧张干嘛,说到你了,」经理人挺和蔼地边看手里的表一边讲。「下周有个综艺节目,制作方点名要你去。正好另外一个嘉宾你也认识,王一博,还记得吧?」

记得,何止是记得。

肖战面上笑得有点僵,简直想当众翻白眼了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小心驶得万年船,他这回彻底翻车了。